我的南海我的爱:遥遥南海歌声来
海南省音协 http://www.hnmusic.org 2012-12-21 来源:南海网 作者:林森

一眼望过去,王艳梅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温柔美丽,长发飘荡如云。渐渐熟悉之后,发现一谈到音乐,她眼中就闪出光芒,有时甚至立即打开电脑音箱,让你跟着一起听她的新作——她身上,隐隐有一股侠气,随时就能绑起头发打马挥剑走天涯的那种。曾有一段时间,她无论出入都随手一个抱枕,说是腰疼,要随身带着、靠着。而即使她写了《世界的海南》这样大气的好歌,很多人对她的第一印象,可能还是停留在《永远的邀请》那里。毕竟,那首歌的旋律和创作背后的故事,已经随着时间而变成了传说。

当然,当我们沉在《永远的邀请》多情的旋律当中,总还是希望看到她另外一面的出现。见过了她的长发如云——我们是不是还想着看看她饮马仗剑的女侠模样?这样的期待或许不是每个听众都有,很多人思维成了定式,耳朵也只能听某一种类型的歌,往往也给创作者预定一个固定的框,只要超出界线的,就摇头说:“变了,没韵味了。”但一个人不能永远走在一个调调上。王艳梅近期的QQ签名是:“张弛有度,一切皆适宜!”这并不新鲜的话,或许却是她近期对音乐的深入思考。

于是,便等待着她的爆发,等待着女侠宝剑出鞘剑气如虹的一刻。

没想到的是,这如虹剑气是从南海之上传来,光芒刺眼。

《我的南海我的爱》是她近期的歌,在三沙市成立晚会上首次让外人听到,铿锵大气,旋律也深沉厚重,让人几乎不信这首歌出自一个女子之手。可事实是,这首歌的词、曲作者都是她。先不听曲,单单歌词,就有一股扑面的厚重之气:

武帝雄略置珠崖

开疆固土纳南海

千里长沙万里石塘

历史轨迹谁能改

……

我们自然是无法想象多年前汉武帝的雄材大略的,他能在高堂之上,把目光投射到遥远的南海,他知道,蓝色,才是国土的边界。很显然,王艳梅试图在歌词当中感受那种历史的脉络。历史与空间交织而成的厚度,充满了力量感。我能想象,王艳梅在翻阅了很多历史资料后,这首歌词一定写得很酣畅淋漓,带着“古意”的词字,正好能表现出那种历史的厚度。

曲调也在起伏之中,犹如南海荡漾的波涛,有高有低。先是一段合唱,由铿锵短促引入悠远辽阔;之后,清晰的男声响起,有种历史尘埃落定后,显示出了本来面目的感觉。整首歌,有一种起伏感,南海波浪风平浪静或波浪掀天……各种感觉交织着出现。这,便是词曲出自同一人之手的好处,可以让词曲的感觉最适配、最协调。

而我最关注的,却不是歌中的高昂和自信,而是夹杂其中悲壮。这悲壮随着歌曲的不断展开,竟越凝结越深厚,到了最后,竟有些难以化解了——便融入了浩浩南海。这悲壮感,有两个出处,一个是南海无可争议的归属(却又不断引来各种争议);另一个,则是词曲作者在歌中投注的感情。创作者的感情和视野,不可避免地要融入作品中,因此,我们也能从悲壮的歌中,听到王艳梅自信、骄傲之外的隐隐忧虑。这忧虑不是对历史和现实的怀疑,而是一个充满历史感、时代感的创作者,对当下的感怀。

这首歌,是从南海之上升腾起来的,像是海面上昏黄的落日、也像是海面上金黄的朝阳。若是王艳梅生在多年前的古代,这首歌,肯定是从她所乘坐的某艘木船上传来。歌声随着木船外的海风飘散。歌声将尽未尽的时候,她走出船舱,迎风临海,已经没人问起她随手抱着的软软抱枕——在这个时候,侠气、铿锵、厚度、忧虑感……这种种本该属于男子身上的形容词,你都可以用在她身上。

责任编辑:邓杰
 音协简介
    海南省音乐家协会从最初的中国音协海南分会筹备小组建立至今已走过22年的里程..... 详细>>

 主席团成员

主 席:王艳梅

副主席:于 宏 冯 磊 刘丽梅

    张巨斌 张 黎 张德美

    陈 新 黄远舫

秘书长:赵 媛

 

 专业委员会
 工作委员会
 艺术考试查询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白龙南路38号琼苑宾馆专家楼海南省文联108室海南省音协 邮编:570203
电话:0898-65342790 传真:0898-65332592
京ICP备10002880号 京通公ICP备1102230085 Copyright 1993 - 2010 BeiYin. All Rights Reserved